璟祥报道

璟祥秋拍│精品花鸟画作提前欣赏

2018-11-15

中国画根据绘画题材、内容不同,可分为人物画、山水画和花鸟画三大科种。花鸟画中又分为“工笔”、“写意”、“兼工带写”三种。今日,为我们将为各位藏友推荐本次璟祥秋拍的精品花鸟画作,以供大家鉴赏!

佚名 枯木寒鸦

佚名 竹石图

 

PGZ4SAH@A1CKU(}~XQXKOKP.png

尺寸:123*67,130*67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立轴

钤印:八大山人(朱)

鉴藏印:愚公鉴定真迹(朱)、在芳山房(白)

此作《枯木寒鸦图》纸质老化,墨色陈旧,应为明末清初之作。画面以水墨写意为主,笔墨凝炼沉毅,风格雄奇隽永,苍劲圆秀,笔致简洁,点染数笔,意境具备,清逸横生,有静穆之趣,得疏旷之韵,极近八大之风格,右下角也钤有“愚公鉴定真迹(朱)”,愚公即哈吉赛利目·邓祥麒,号愚公,著名的伊斯兰书画家,1910年出生于四川省德阳市孝泉书香门第。

 

《竹石图》以一“力”字贯穿始终,独有的气韵和神采充弥于整个画面。无论是顶天立地的竹节还是画中局部的枝梢,每一笔都是那样的沉稳扎实,没有丝毫的犹豫马虎。虽无绚丽的颜色,但淡墨勾勒的竹梢,也是极尽挺拔劲健。画面布局空旷疏朗,竹石鸟趣味雅然,充满蓬勃生机。

 

佚名 海棠花

 

_$Q`[HL`P[YA$L{0{~U6@3J.png

尺寸:180*100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立轴

此图不知原载何册,亦无作者款印,工笔重彩画海棠花与月季。

 

月季和海棠盛开在纸端的花园里,它们和谐地展示着各自的美感,边有花草、山石点缀,山石嶙峋突兀,以线条勾勒,突出山石的肌理效果。月季在山石前方,花儿有的已绽放开来,有的只是半开半放的花朵,甚至有的只是花苞,尽显含蓄之美,不同的花朵状态符合植物的生长规律。

 

山石的后侧,是几株海棠,它们好像被罩上了一层薄纱,如梦如幻般地隐现在画面中,但海棠的形象却是婀娜多姿,如雾里花、水中月那般有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美丽,它与近处的月季一虚一实,把远近景的层次凸显了出来,把画面填充得灵动而富有生趣。月季和海棠在表现手法上,虽偏于工笔,却不囿于繁密的描写,让两种冰清玉洁的物象有了最深刻的表达。

 

吴昌硕(1844-1927)玉兰

6UMS4~((YFQOTDES~0W_4ZI.png

 

尺寸:52*19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立轴

款识:色如美玉丰神好,香与幽兰气味同。 庭院笙歌初散后,亭亭一树月明中。 乙卯冬杪安吉吴昌硕。

题跋:玉树迎风占早春,良工不肯画全身。谢家子弟知多少,只数当头一两人。风来月佩紫霞绅,秀质亭亭似女神。要使春光常在目,自和残墨比洛城。田林精舍朱梅村识。

钤印:吴俊长寿(白)、仓硕(朱)、小名乡阿姐(朱)

这幅《墨梅图》有朱梅邨之边款,画面构图简练,左实右虚,繁简适宜,虚实相生,近书印的章法布白,主题突出;布局新颖独特,合理利用了画幅的狭长,将梅枝的形态刻画得淋漓尽致。笔法上以石鼓文的篆法入画,放情横折,运笔如运刀,笔笔利落而笔墨之间留有空白,腾挪不羁,婉若行云流水,尤其是对梅花的刻画以圈花法画出,不拘泥于形,圈点自如,丰满,神韵自生,颇有作者自传中所言梅花之“圈花颗颗珍珠圆”的美感。用墨上干湿兼用,或浓或淡,轻重分明,墨色丰富。梅树主干以浓墨绘出,下不见底,局部以侧锋轻扫留白,隐现苔藓廮结,显得明暗向背,富于变化;梅枝穿插交叉,浓淡兼施,虚实相生,层次分明,浑厚苍劲,富于动感,观之如读篆草书迹。

 

高剑父(1879-1951)鹰松图

 

H2P4%`FVP%`CXIN$)@Z[81Z.png

尺寸:136*68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镜片

款识:芝田先生雅赏,戊辰初夏,剑父。

钤印:高剑父(朱白)、高仑之鉨(白)、佛弟(朱)

高剑父(1879~1951), 中国近现代中国画家、美术教育家、岭南画派创始人之一。名伦,字剑父,后以字行。

 

高剑父一生不遗余力地提倡革新中国画;主张折中,即一方面折衷于传统文人画与院体画之间,又折衷于中国传统绘画与东西方绘画之间;强调兼容并蓄,取长补短,存菁去芜。在创作上,他对人物、山水、花鸟均有很高造诣,其画笔墨 苍劲奔放、充满激情。另外,他还长于书法,喜用鸡毫笔,风格雄厚奇拙。

 

花鸟画的要旨在于抒情言志,高剑父的这幅《鹰松图》显然有此含义。画中雄鹰伫立苍老树干之上,羽耸颈探,英姿飒爽,似欲腾空扑飞。形神毕现之处,画家所寄予其中的伺机大展宏图的情感不言而喻。这幅画中的树干,皴擦用笔随体积转折而有明暗变化,墨淡而干涩,使树干质感颇类山石;雄鹰羽毛则顺势用笔,墨重而润。鹰与树的这种处理手法上的变化,使毛羽显得极有光泽,益发衬托出鹰的雄健。

 

梅兰芳(1894-1961)东篱本真图

6F]W0PVB0E%J8DVLWE34R)A.png

 

尺寸:141*80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镜框

款识:岁在乙亥年仲春月上浣日,拟缪素筠粉本为之,以奉达斋先生雅正,梅兰芳绘。

题跋:静省天气秋月冷,此花独易严尚永。满园百卉尽萧然,是兹输来江涧濛。偶阅石泉画本,得其秋爽七图,聊觉感思,因仿其六册,应桥散人原意于海上碧月东斋,达斋仁兄嘱题,浩然居士。

钤印:畹华长寿(朱)

梅兰芳先生,是近代杰出的京昆旦行演员,“四大名旦”之首,“梅派”艺术创始人;同时也是享有国际盛誉的表演艺术大师,其表演被推为“世界三大表演体系”之一。在西方人眼里,“梅兰芳”就是京剧的代名词。 然而,却很少人知道梅兰芳除了精于京剧表演,还擅长绘画、书法。

 

在绘画方面,梅兰芳曾拜师齐白石、陈半丁、姚茫父等绘画大师,其作品清丽秀雅、形神兼备,有着深厚的艺术修养。此作绘秋菊,构图巧妙,左密右疏,上松下蹙,用笔细腻,枝叶细笔为骨,以水彩及墨皴染,花色多彩,趣味雅然。

 

陶冷月(1895-1985)水仙

H}1{$[PU4NAW{(]P8R1G0QO.png

 

尺寸:135*28 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立轴

款识:玉府仙人冰雪姿,生来即遣侍瑶池。碧云隔断尘凡路,问着尘寰总不知。丙子冬日案头水仙盛开,拈笔写生,冷月陶镛。题跋:玉树迎风占早春,良工不肯画全身。谢家子弟知多少,只数当头一两人。风来月佩紫霞绅,秀质亭亭似女神。要使春光常在目,自和残墨比洛城。田林精舍朱梅村识。

诗堂:水仙寿石,截玉轩健碧书诗堂。

钤印:吴门陶镛冷月(白)、冰壶滌笔(白)、陈氏(白)、健碧(朱)、长年(朱)

陶冷月原名镛,苏州人;幼从祖父学画;早期接触“四王”系统的山水画;在高等小学学习投影、透视等西方绘画知识,后又研习油画、水彩画。20年代任暨南大学的西画系主任、南京美术专门学校的西画系主任。1927年苏州新中国画社出版《冷月画集》,标志着其新中国画的形成,以一种与众不同的新格局,享誉二三十年代的中国画坛。

 

此画绘于一九九八年冬日,《水仙》描光绘影,随类赋彩,清新雅逸,光彩照人。在这幅水仙作品中,他通过整体观察和局部观察相结合,利用线条、光影、明暗等手法将花朵之间的层次、前后关系,以及各自的结构和状态均刻画得十分认真详细。

 

张大千(1899-1983)云破月来花弄影

TA@}(HMKMCE@OX%1{8[%ETO.png

 

尺寸:91*54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镜片

款识:六十八年秋,拈吾家子野句,八十一叟,爰。

钤印:张爰之印(白)、大千居士(朱)、摩耶精舍(朱)、己亥己巳戊寅辛酉(白)、大千豪发(朱)、宝爰楼(朱)

此作荷叶以水墨大笔涂抹、泼洒而成,恣意动人,水墨交汇恰表现出了叶片独特的质感。一朵风姿绰约的荷花隐于大叶片之下,以细笔勾勒。画面最精到之处莫过于左边一枝叶片的叶杆,贯穿整个画面,以篆笔写其圆浑,又一气呵成,尤能致广大而尽精微。整体观之,全幅处处布局精心,淡雅而大气。造化与心源全都溶化在田田荷叶,脉脉荷花的血液之中,确为大千画荷之力作。

 

此帧刻意扬弃清末明初那种狂狷不羁的超逸风气,在优雅中求清逸,既不失院体的工整凝练,又有粗笔写意的画风。作品笔势含蓄,绝弃风华,墨意温静,精炼于骨,淡雅而质朴,展现出凝气聚古的典雅特色。

 

唐云(1910-1993)松竹

568K@P@49X8VKDGRKF54Z~C.png

 

尺寸:59*97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镜框

款识:落落苍松修竹枝,岁寒三友不相离。雪中最有相思梦,借问梅花知未知。杭人唐云画于大石斋。

钤印:老药(白)、唐云之印(白)、八壶精舍(朱)

唐云 ,字侠尘,别号药城、药尘、药翁、老药、大石、大石翁,画室名“大石斋”、“山雷轩”,近现代海派大家,一代宗师。

 

唐云的作品贵能穷古人之迹,通古人之法、万象罗胸,一心独造。其花鸟画,用笔潇洒,设色秀妍,形神兼备,姿致如生。山水画秀劲苍润,意境深达,收奇境于胸中,吐烟云于笔底。书法则骨秀神淆,纵横如意,如玉洁金粹,均不袭前人面目而自阀畦迳。

 

陈汉第(1874-1949)合欢并茂

张充和(1914-2015)高节图

TR[@IH2L9F6RR81A${RI_RF.png

 

尺寸:115*46,68*23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立轴

款识:1辛未仲夏,公超仁世兄、永熹女士嘉礼写此奉贺,伏庐陈汉第。2一顷含秋绿,森风十万竿。气吹朱夏转,声扫碧霄寒。辛酉夏四月,张充和并题。

钤印:1汉第(白)、共喜(朱白)、有喜(朱)2张充和(白)、楚人(朱)

陈汉第字仲恕、仲书,号伏庐,浙江杭州人,出生在书香门第。晚年寓居上海,潜心书画艺术创作和金石收藏。此幅红竹画中竹都是一节一节朱红的颜色,像刚刚被一支红色的画笔染上色似的,透过宣纸,似乎可以闻得到那竹儿特有的气息。画面中以朱砂画竹,给人一种风拂过、竹香沁满怀的韵味,陶醉在阵阵清新怡人淡淡竹香里,就像手捧着诗书画卷的醇香。笔墨谨严,极有法度,画面也生动有致,格调淡雅,犹如绿云压径,飘逸生动。

 

张充和,出生于上海,祖籍合肥,为淮军主将、两广总督署直隶总督张树声的曾孙女,苏州教育家张武龄的四女。此画题材选为竹子,竹子寓意丰富,有高风亮节之意,与作品的名称相得益彰。画面淡雅别致,下笔果断,用笔挥洒自如,古韵味十足。从用笔上就能看出娴熟的技法,颇具匠心,有几分静谧之感。画作中落款字体为小楷,为讲究端庄的书体风格,结字方正,笔画厚实有力,转折处有棱有角,字虽不大,却大气端庄;同时横画和捺画也有隶书之取发,显得古雅劲秀。

 

陈佩秋(b.1922)兰蝶图

}VRISGHM)0P_8`R7D6P5WKI.png

 

尺寸:34*40,40*39cm

质地:纸本

装裱:立轴

款识:健碧缤缤叶,斑红浅浅芳。幽香空自秘,风肯秘幽香。杨万里咏兰,截玉轩陈佩秋书并画。

释文:气若幽兰,截玉轩健碧海上书。

钤印:陈氏(白)、佩秋(朱)、长年(朱)、无绝(白)、颍川(朱)、健碧(白)、佩秋(朱)、乂之长年(朱白)

 

 

陈佩秋字健碧、乂之,室名秋兰室、高华阁、截玉轩。祖籍河南南阳,生于云南昆明,居于上海,为海派大家谢稚柳的夫人。擅长花鸟,亦工山水,工写俱精。从宋元入手,兼取崔白、吕纪、徐渭、陈老莲、八大、恽寿平诸家,又获黄宾虹、潘天寿、郑午昌等指授。其作工写结合,融宋画的空灵坚实与明清文人画的墨韵精华于一炉,并吸收西画光、色的表现技巧,画风浓丽秀美,格调委婉含蓄。

 

《兰蝶图》为较疏放的写意兰花,用水墨直接撇写兰叶,点染花朵。这种画法源于文人画兴起的元明之际,不重浓妆艳抹,其趣味就在于粗服乱头而不掩国色。此作通过用笔表现兰叶的飘逸与潇洒,临风飘举时既锐利又软韧、既刚强又柔弱的姿态;兰花的灵巧与娇嫩,孤傲与高洁都在看似随意的点画里一览无遗。


下一篇:璟祥秋拍│精美册页供您鉴赏

上一篇:璟祥秋拍│精品人物画提前欣赏